Written on 2013年5月1日 @ 10:53 | by 中小企业规范化管理网 | Tags: 称呼  

说称呼

——往事重提之四
作者:张国祥
2010-8-24
周日去天津博物馆参观,往回走时,我们夫妇俩和秘书小李一行三人坐了一辆的姐的车。的姐与我们夫妇同为六十年代人,自然共同语言多。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,我们一起回顾了三十年前的美好时光——那个激情四射、人人幻想当科学家、艺术家、作家、诗人的年代,那个人人纯朴、个个实在的年代,那个蔑视金钱、崇尚理想的年代……
的姐本是天津人,见我们从外地来,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一口一个大哥、大姐地亲热称呼,一口一个你爸、你妈地提示(她把小李当我们孩子了),真让人倍感亲切。不像在广州,见男人,不分年龄大小,一律称老板;见女士,不论青春逝否,一律叫靓女,她的称呼来得自然随和。当人与人之间,没有上下之别、没有等级之分、没有贵贱之虞、没有贫富差距,说话口无遮拦,交流信口开河,这是多么轻松写意的事情啊!
的姐与我们只是同龄人的关系,没有其他羁绊,我们回忆过去,针贬时事,藏否人物,讨论子女,畅所欲言,感到开心无比。
可是人们一回到工作单位,称呼就得毕恭毕敬,说话就得格外谨慎。与人交往,几年不见,就不敢贸然开口,还得先试探性地问问,不知您有否高升?一不小心叫错了,人家给你脸色,你也不自在。
说到称呼,我回原单位,还真有两次搞笑的经历。
一次是我打电话找人。那时候手机还不普及,我打电话到原单位办公室找以前的同事,他以前也是子弟学校老师,后来当了办公室主任,我是直呼其名的。接话员一时想不起是谁。而我早已听出接电话的人就是我以前的学生。我说你是某某,我是张老师张国祥。她听了以后说,是张老师啊,你早说嘛,你打官腔干嘛?
呵呵,好笑吧?我直呼其名,在她看来就是官腔。因为只有当官的才会对她的上司,不叫职务,而称呼其名。
第二次,是我的老乡请客。由于他已是一工厂的党委书记(按官本位算是厅局级),陪座的除了一个是我的学生,其他人都是他的同学。在座的人,除了请客的,其他人都是我曾经的同事。我的老乡是另一个厂的书记,我的学生,也是在座的唯一女士,她是我老乡的搭档,时任党委副书记。以前也曾任我原厂的副书记,和我老乡的同学们有上下级关系。
这本是一次私人聚会,我也是非官场人士,大家称呼应该直呼其名才是。可是,由于惯性作用,他们仍然一口一个朱书记长、李书记短地叫着,除了对我直呼张国祥以外。当然对我,李书记则终始以张老师相称。
席间,由于部领导来视察,我的老乡要中途退席。我嘱他买单再走(论辈份,我是他前辈,故而直言)。他说“这你放心,我已搞定”就走了。
他一走,我的学生李书记成了职务最高者(其他人均为处级),有人提议说:张国祥,我们一起敬李书记一杯!
李书记连忙说:不敢,不敢!
我说:可以,可以,男士一起敬女士一杯!免除了我学生的尴尬。
饭后,我学生又请大家一起喝茶。我趁机数落了我的老乡一番,对他在下班时间接受同学对他职务称呼不理智。也间接对我的同事们不能正确处理同事关系、同学关系、上下级上下班之间的关系表示了批评。
事后,其中一位我的天门老乡提醒说:张老师今天有的话讲得多了点。
看来,不是人家错了,而是我错了。在等级森严的国企,你不注意称呼行吗?
国企是要注意称呼。私营企业也有这必要吗?我看不必!

相关文章:

  1. 0 Response to “说称呼”

Post a Comment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关于我们

目标:终结模式化咨询,与企业掌门人共舞、共同把企业打造成自组织、自运转具有自我免疫、自动修复机能的卓有成效的组织管理体系。
中小企业规范化管理网为北京越努凌云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,我们真诚为您提供企业管理咨询、培训服务。详细简介

站内搜索 :